rss 推荐阅读 wap

聚焦天津_旅游论坛房产新闻资讯!

热门关键词:  xxx  as  代理  自驾游   女郎
首页 时事热点 焦点资讯 股票财经 消费指南 投资理财 人文社科 娱乐头条 科技创新 商务营销 微商创业

“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上的“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09 02:49:44 已有: 人阅读

  2013年的一场美国石油展上,当时已经创业开办了一家石油机械公司的田雅琼在推销自己公司的产品时,与美国客户之间发生了上述对话。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她,从那一刻起,她决定回国到西南石油大学读博,重新开始,研究几十年来卡住无数中国油气井“脖子”的深井探测技术。

  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金奖争夺赛的会场,THROLL全参数地层快测仪项目创始人田雅琼说起这段往事时,声音有些颤抖。对于这个舞台上很多大学生创业者来说,这场比拼似乎无关输赢,对于他们来说,每一个梦想都掷地有声,每一轮对决背后是对国家荣誉的坚守。

  在整个油气开采的过程中,测井技术是最为关键的环节之一,它如同地下油气探测的一双眼睛,钻井过程中需要利用测井仪器,沿井眼深入井下,从而确定油气存储的具体位置与相关地层信息。

  “测井技术之前一直被国外垄断,浅井探测国内还可以做,但面对深井,我们就变成了‘盲人’。”田雅琼说,国外的测井公司只提供服务,从不出售仪器。因此,国内的油田每次只能购买价格不菲的测井服务。

  快速测井平台研发成功之时,田雅琼都不知道国外测井仪器具体构造如何,但是在各项实际指标上,他们研制的仪器并不输给国外同行。

  就在田雅琼决定回国读博挑战测井仪器研发的“无人区”时,在美国做医生的苏晓崧也决定回国深造,原因说起来不复杂,只是为了帮中国74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节省下时间和金钱。

  中国是乙肝大国,根据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在中国约有7400万例乙肝病毒携带者。

  国内做乙肝检查要到医院去排队开单、抽血,两天后才能拿到报告,苏晓崧在美国工作时看到,当地基层医疗点通过核酸快检技术,可以在两小时内就拿出检测报告。但这些快检仪器如果卖给中国,成本平摊到使用者身上做一次检查要1000元。

  为什么不能自己做一台呢?回到厦门大学读博士的苏晓崧,带领团队研发了全自动化的核酸快速检测设备,这是目前世界上首个实现乙肝核酸检测自动化、集成化的检测设备。现在中国乙肝快速核酸检测的普及率只有5%,“每提高一个百分点的市场普及率,就能带来20亿元的市场增量”。

  不过,对苏晓崧来说,这不光是一门“好生意”。这项技术不仅能实现核酸的即时诊断,还能让核酸检测向广大基层医疗机构延伸。“一小时之内就能拿到报告,而且检测费用大大降低。以后医院检验科门口排队挂号、取报告的情形或许会越来越少。”苏晓崧说。 (下转第三版)(上接第一版)

  芯片领域的竞争背后,是国家间科技硬实力的角逐。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市场,但芯片自给率不足10%。不论设计、生产还是封装测试环节,国内都还处于追赶的状态,而且没有捷径可走。

  “面对已经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在适应人工智能场景的光子芯片等领域,我们跟国外却在同一起跑线多名北京各高校博士生研发的光子芯片具有低延迟、抗电磁干扰等优势,计算能力远超传统芯片,功耗却是其百分之一。

  “这不是弯道超车,而是换道超车。”白冰说,“这样的芯片相比传统芯片规格要大很多,加工精度要求没有传统芯片高,在国内完全可以自己加工出来。”

  “苯并恶嗪。”面对台下的听众,西南石油大学博士生、科宜高分子项目负责人邢云亮掏出华为手机向大家介绍这种新材料,“现在只要是国产手机,里面的电路板都会用到这种材料。”

  “目前使用的新材料大多是国外发明的,但是苯并恶嗪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这几个月,邢云亮脱下实验服换上职业套装,不断地向投资人和评委解释苯并恶嗪的用处,把一个个方程式讲成一个个故事,讲成手机面板里的电子覆铜板、大飞机里的复合材料,还有曾经卡住无数“中国芯”的基础材料光刻胶和芯片封装胶黏剂。

  “请问在股权结构中预留给销售成员的股份有多少?”在金奖争夺赛第一会场,一位企业界的评委针对每一个高新技术企业提了同样的问题,言外之意不言自明。

  “国外服务一次收费100万元,我们的一次收费15万元。”对于油田企业,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选择题,就算如此,田雅琼获得第一笔订单也是无比的艰难。

  以新疆为例,打一口油气井的费用少则数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田雅琼团队的快速测井平台是便宜,但是油田却不敢用。如果设备失灵出故障,维修成本更是天价,他们宁愿多花点钱选择国外巨头的技术。

  “几乎每个月的估值都在往上蹦。”科宜高分子项目从去年启动到现在,估值翻了20倍。邢云亮现在谨慎地挑选每一笔投资,她要保证核心团队的股权不被稀释。

  尽管苯并恶嗪应用场景广泛,但一开始国内的厂商并不感冒,让其爆红的却是美国苹果公司,他们在苹果手机里使用了苯并恶嗪,立刻引来了国内公司跟进。而在这之前,这种材料已经在实验室躺了很多年。

  “做芯片的很苦。”白冰感叹,过去有“芯片民工”这个说法,因为收入低很多从业者不愿意做芯片,转行加入互联网公司,还有的转行做金融。

  白冰说,虽然是新兴行业,但自己从事的光子芯片同样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压力,“因为我们现在并没有成熟的光子芯片产业来吸纳这些人才”。

  对很多有潜力的大学生创业团队来说,技术上的突破只是创业成功的第一步,如何打造完整的产学研用链条,营造和完善支持初创企业成长的良好环境值得每个人深思。(本报记者 刘博智 董鲁皖龙 王家源 龙超凡)

首页 | 时事热点 | 焦点资讯 | 股票财经 | 消费指南 | 投资理财 | 人文社科 | 娱乐头条 | 科技创新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聚焦天津 www.jin022.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